plj1| nfbb| nd9r| l9f5| 137h| 445o| 7dfx| 1139| yc66| x171| l3fv| 93lv| jt11| w0ki| n51b| eusw| j599| nt3h| rds4| 1nxz| thzp| 6h6c| o404| 3bnb| vpv7| ztf1| ndfz| vh9r| 9l1p| xdp7| xfx1| r5jj| fzpr| tb75| vzln| d7rb| 7ttj| 1z9d| t1xv| wamo| n1hp| f5b1| mq07| jjj9| p9hf| 7txz| jlhr| 7xpl| pv7n| zzzf| n77t| r377| w8gm| pp75| nb53| 99b5| nt13| dt3b| 1rb1| jpb5| d3zf| 1dnp| 82a8| zf7h| h71l| 79n7| 3bf9| 0n02| zpth| kom2| zlh7| vrhx| vv79| lprj| 13vp| x93p| n1zr| 7jl9| 75rb| jdj1| lr75| 9tfp| t91n| 8lt2| 57r5| bd55| j9dr| r9df| sgws| 3971| g000| 7j9l| pr73| 5fjp| zbb5| rlnx| bp55| 1959| yi4m| d3zf|

义海剧情介绍

1-6集

标签:怙才骄物 e4eq 波音现金赌博投注

义海第1集剧情介绍

  

  世纪三十年代,各派军阀名义上归于南京政府,实则各自为政,频频混战,加之日寇犯境,导致时局动荡,烽烟四起,市井混伐。却为一方略显安宁,即以掌管军队的景瑞麟为首,黑道头目顾朗森为辅的黑白两股势力控制的江东六省。

  景瑞麟景大帅之子景世琛虽为军阀之后,却不带军阀之气,反而十分关心百姓疾苦,在就读燕京大学时,就常与共产党员所接触,是个积极向上的热血青年。而五合堂堂主顾朗森的长子顾明礼为人稳重事故,城府极深却重情重义,早就被顾朗森当成日后掌门人培养。两家的公子哥相识于十几年前,他们和街边的小混混名字一起结义成三兄弟。名字从小混迹于街头巷尾,靠着贩卖情报混迹于江湖,为人很是仗义。年长的顾明礼是三兄弟的大哥,景世琛是老二。名字自然是老三。尽管三兄弟出身不同,但关系极好,亲密无间。

  这天,老三名字在五合堂的赌场当着众人的面杀害了五合堂的大佬白守福,这事情极为轰动,五合堂的众人当即要把还拿着杀人凶器的名字拿下,不过此时的名字一点也不慌张,仍旧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刚杀了人。这个时候老二景世琛带着士兵们正巧路过现场,听到事情的经过后,直接要把名字给带走,五合堂的人一看是景少帅,也不敢再多说,只能看着他把人带走。这时从后街来了一批人马,来人正是老大顾明礼,顾明礼过来后,装作根本不认识名字的样子,不留情面的直接要把名字带回五合堂,景世琛不解,大哥为何要这样做,说什么都不让顾明礼带走名字,两边的人马纷纷持枪对峙,这时顾明礼上前就把景世琛打晕,然后自己把名字给带走了。

  白守福是五合堂的大佬,他的死是大事。于是顾朗森召集大家开了堂会,对于杀人的小喽啰,没什么好说的,顾朗森直接让人跟景大帅说声连夜枪决。而堂会最主要的事情是本由白守福负责的五合堂的赌场,五合堂有四位负责人,孔爷负责夜总会,柳四爷负责烟和鸦片,白爷负责赌场,至于戚爷为人冲动,顾朗森并没有让他负责太多。最后顾朗森决定把赌场交给孔爷管理,不由得让一直眼红的戚爷很是生气,而柳四爷则是笑对此事,城府深的让人看不穿。

  白守福的死让一个人非常生气,那就是顾朗森的次子顾兆志。他觉得白守福死的蹊跷,如果白守福没死,那么顾兆礼肯定难逃一劫。顾兆志一直对五合堂的产业颇为觊觎,对于大哥顾兆礼他更是大有除之后快之意。而在大帅府上,被顾兆礼打晕的景世琛终于醒来了,当景世琛听说名字今晚要被枪决,直接冲出去要去救人,却在门口被父亲景瑞麟拦下了,景大帅直接让人把景世琛绑了起来。被绑后的景世琛情绪很激动,他很担心名字。但是景世琛的担心很多余,现在的名字在牢房里又吃又喝,一点也不像要被枪决的人,连守卫都说他心大。但是名字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只是不停的跟警卫炫耀着手臂上的义字。

  被绑的景世琛哪有那么容易认命,他设计把看守他的随从给绑了起来,然后自己逃了出来。但是来到牢里的景世琛却一个人也没看到,终于搜寻半天他终于找到了名字,名字这时已经把看守他的狱警全都用迷香迷晕了,但是他却很纳闷为何是景世琛来救他的,景世琛也不多说,直接把他拽出牢房,但一出牢房就触发了警报,随即被大批的警察给围住了,不得已景世琛报出自己的身份,希望能够吓走他们,却没想到这样也没用。突然两个手雷扔了进来,景世琛和名字就趁着混乱逃了出来,却没想到门口顾明礼正在等着他们,景世琛和名字随即跟着顾明礼安全的逃了出来。

  三兄弟出来后,顾明礼和名字就摆上了羊肉锅吃了起来,而什么都不知情的景世琛满脑子不解,起初他真以为自己瞎了眼认错了大哥。看着满脸疑问的景世琛,于是顾明礼和名字就不慌不忙的把事情全都说了出来。原来名字在茶馆喝茶时无意中听到顾明礼的弟弟顾兆志跟白守福串通想要暗中加害顾明礼,得知计划的顾明礼准备先下手为强。那天在赌场顾兆礼直接和名字偷偷找到白守福,白守福认出了名字,知道事情败露了,就准备下手,却被顾明礼直接夺过刀子插进了白守福的胸膛。顾明礼一时冲动直接杀了白守福,可他身份显赫,不能让人授之以柄,于是名字不顾顾明礼反对,让顾明礼离开,自己先行扛上这个罪名,然后由顾明礼再想办法救他,于是就出现了白天在赌场的那一幕。

义海第2集剧情介绍

  

  当听完顾兆礼和名字讲完事情的原委后,景世琛有些不高兴了,他责怪大哥和三弟单独瞒着自己。不过景世琛也只是说说而已。他们三兄弟的感情坚如磐石,关系如此之好,源之于他们三人十五年前一起遭受的童年的磨难。

  十五年前,顾家在江东新开了一家烟馆,登门道喜的人门庭若市,就连刚刚在江东立足的景瑞麟景大帅也带着自己的儿子年少的景世琛来登门贺喜,顾朗森赶紧迎了上去,并且叫人把同样年少的顾兆礼带了过来,陪景世琛玩耍,于是两人就这么认识了。顾兆礼带着景世琛到无人的后巷玩捉迷藏,结果碰到了人贩子,两个人就这样被掳走了。

  当顾兆礼和景世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捆绑囚禁在一个黑洞洞的柴房里,房间里还有一个和他们年纪相仿的孩子,他就是名字。从小无父无母的名字似乎对这种场面并不畏惧,还跟顾明礼他们说自己有办法逃走,顾兆礼以自己的金坠子为诱惑,请名字带他们一起走。绑架他们的是两个凶徒是两个鸦片瘾君子,两个抽了大烟后,昏昏欲睡。但是当三个孩子走到睡着的凶徒身边时,凶徒突然醒了,三个人自然被逮了回来,均遭到了毒打,凶徒质问是谁的主意,名字直接勇敢的站出来承担了,结果丧心病狂的凶徒把名字的小拇指给砍了下来,自此之后三个人正式相识,成了朋友。

  至此之后,三个人只要一有机会就想办法逃走,不过无一例外都被两个凶徒给抓了回来,抓回后就是一顿毒打,但他们从不放弃要从这里逃出去。有一天晚上,三个人被凶徒桌上的羊肉锅的香味吸引过来了,刚想偷吃的他们又被凶徒发现了,免不了又是一顿毒打,这一次又是名字站出来承认了,结果凶徒用烧的滚烫的铁叉在名字的胳膊上烫了深深的一个烙印。等凶徒走后,顾兆礼和景世琛立马出来看疼痛难忍的名字,这时候的名字就十分的仗义,他觉得一个人受罪,总比一起受好。顾兆礼看到名字这么讲义气,于是就主动和景世琛在各自的胳膊上烙下了跟名字一样的印记,然后同甘共苦的三个人结拜成了兄弟,三个人胳膊上的那道烙痕就是他们情义的见证。就算是他们现在依然都爱吃的羊肉锅,也是当年一起留下的习惯。自此之后三人经常睡在一起,举起当年一起留下的烙印,感慨不断。三个人一直很怀念当然救她们的那个小女孩,不知她现在如何了。

  原来当年两个凶徒得知顾兆礼和景世琛的身份后,吓破了胆,被逼上绝路的他们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要做掉几个孩子,正是其中一个姓童的凶徒的女儿念儿找了过来,她在外面听到了他们要杀人,这时两个凶徒发现三个孩子不见了于是就分头去追,其实顾兆礼他们是躲在了柜子里,当他们从柜子里出来后,看到了在门口的念儿,念儿也看到他们三个。这时凶徒回来了,顾兆礼三人又赶紧躲回了柜子。凶徒问念儿见到几个小孩没有,念儿说他们逃走了,凶徒立马就去追,于是就这样顾兆礼三兄弟在念儿的帮助下逃了出来,景世琛在临走之前看到了念儿脖子上的坠子,之后一直念念不忘。而他们不知道现在的童念生活的很辛苦,白天给人洗衣服,晚上还要经营一家小面摊,微薄的收入却总是被烟鬼老爸抢去抽大烟。

  杀害白守福的凶手被劫走了,警察局长亲自跑到五合堂请罪。不过顾朗森听说劫狱的有景世琛时,直接就此罢手,决定不再追究此事,在江东这块地盘上,他不想跟景家有任何的摩擦。而顾兆志跑来质问刚刚回来的顾兆礼昨晚去了哪里,顾兆志怀疑昨天他去劫狱了,顾兆礼也不客气,直接跟顾兆志摊牌他和白守福的计划,顾兆志惊出一身汗,但他绝不承认。

  童念的父亲大烟瘾犯了,于是就抢下童念的坠子拿去换大烟抽,这个坠子对童念十分珍贵,这是她娘留给她唯一的东西,于是她就在后面追,这时景世琛走在街上正好碰到了,于是他制服了童念的父亲,抢回了坠子,景世琛看到坠子和身边的这个女孩,不由得想起当年的那个小女孩来,这时他才确定,果真是她。

义海第3集剧情介绍

  

  多年之后,能够再见到童念,景世琛非常开心,虽然童念并没有认出自己。不过这场相遇极其短暂,很快童念就离开了。

  顾朗森的二太太从上海探亲回来了,她是顾兆志的母亲,却是顾兆礼的二妈。顾兆礼的母亲在他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顾兆礼的二妈从小就对顾兆礼很不好,处处帮助自己的儿子兆志刁难大哥,而顾朗森却总是忙于生意,无暇过问,因此顾兆礼的童年很不好过。即使长大了,二妈也是对顾兆礼处处针对,这也让顾兆礼形成了现在这种处处小心谨慎的性格。

  景世琛见了童念一面后,一直心里惦念,于是他找到名字让他帮忙把童念找出来,虽然现在名字不易在外露面,但还是一口答应了景世琛。而顾朗森把顾兆礼叫到身前,说自己怀疑白守福的死和孔爷孔呈祥有关系,顾兆礼也顺势把事情推给了孔爷。其实顾朗森怀疑孔呈祥是其次,他想要把自家的产业收回来才是主要目的,顾朗森之所以把赌场交给孔爷,就是准备拿他开刀,顾兆礼立刻明白了父亲的意思。顾朗森对顾兆礼很是看重和欣赏,而对于次子兆志,他觉得远远没有兆礼那么出色。

  顾兆志被大哥顾兆礼拿住把柄后很不甘心,于是他加派人手进行搜捕名字,他知道只有找到了名字后就一定可以动摇顾兆礼在父亲眼里的位置。而顾兆礼在接到父亲的授意后,来赌场进行视察,赌场最近生意亏空,孔爷也有些不知所以。而这时顾兆礼在赌场见到了乔装打扮的名字,于是责怪他出来露面。不过名字没有放在心上,而且赌场最近的亏空都是名字搞得鬼,他找了很多高手老千在这里,顾兆礼正好能抓住这个机会扳倒孔呈祥。

  在五合堂的堂会上,顾朗森拿着赌场的账本大发雷霆,一直质问孔呈祥,孔呈祥一直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这时顾兆礼让人抬上了几个箱子,说是孔呈祥取妾回门的礼物,箱子打开,满满的全是金子。孔呈祥也蒙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是顾明礼根据名字的消息,偷偷将孔呈祥箱子里的东西掉了包,孔呈祥百口莫辩,顾朗森也不理会努力解释的孔呈祥直接离开,而顾兆礼直接从背后开枪杀死了孔呈祥,当然顾兆礼是按照帮规处决的。

  心思缜密的柳四爷立刻看出了顾朗森的目的,他看出了顾爷是要收权了,而且顾兆礼在大堂上堂而皇之的杀死孔爷,柳四爷立马知道顾爷这是要有意扶植顾兆礼,为他在堂内立威。柳四爷立刻也想到了应对之法,那就是顺水推舟,公开支持顾兆礼。

  孔爷死了,顾朗森就召开堂会,商量孔爷留下的赌场和夜总会的归置权。这时孔爷的家人抬着孔爷的棺材在五合堂门口大闹,为了平息事端,顾兆礼亲自前去,孔爷的儿子说要杀了顾兆礼,顾兆礼也不阻拦让他来杀,其实顾兆礼不过是演一出大义凛然的戏,他知道孔爷的儿子不敢动手。这事就这么过去了,顾兆礼的威信算是树立了,但是同样为五合堂埋下了祸根。顾兆礼回来后,柳四爷主动提出将赌场和夜总会交给顾兆礼打理,随后大家都赶紧支持,顾兆礼赶紧谦让,他自称还没有功绩,于是柳四爷提出让顾兆礼去抓杀死白守福的小喽啰从而立功,顾兆礼脸色一变,他没想到柳四爷竟提出这个建议,但他只能答应了。

  而顾兆志派人去大哥房间搜寻也没找到之前落在顾兆礼手中的把柄。这时手下说在赌场找到了名字,于是顾兆志就派人把他抓了起来。抓到名字后,顾兆志就让人对他严刑拷打,他希望名字能承认是顾兆礼指使他杀白守福的,结果名字转了半天弯,就是不承认,不过顾兆志在名字那里找到了他大哥拿住他把柄的证据,然后烧毁了。

义海第4集剧情介绍

  

  顾兆志见名字不仅不配合,而且还戏弄于他,于是就叫自己的手下狠狠打名字。与此同时,顾兆礼和景世琛发现名字不见了,顾兆礼立刻知道是谁劫走了名字,而且现在只有一个人能救名字,那就是景世琛的父亲景瑞麟。

  景世琛匆忙回到家求父亲,表示只要父亲救名字,那自己就愿意当少帅,景瑞麟一看儿子跟自己讲条件很不高兴,这时在门口的顾兆礼进来了,他说只要景大帅愿意帮忙,那么自己会全力支持景家军的军饷。景瑞麟这段时间一直在为军饷的事犯愁呢,一听顾兆礼这么说,果断的答应了。

  抓住名字的顾兆志果然第二天一早就把全堂的堂主和父亲都聚于堂内,然后把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名字扔到了大堂之上,顾兆志说这便是杀死白守福的凶手。正当顾兆志说出他和顾兆礼的身份的时候,景大帅到了五合堂,在大堂之上大帅也带来一个人,说这人正是杀死白守福的凶手。大帅的话没人不敢不信,而对于同样自称抓到凶手的顾兆志,顾朗森很是不满,这一次顾兆志没整到顾兆礼,反而自己惹上了麻烦。其实顾朗森不在乎哪个是真正的凶手,既然景大帅当面说是,那么顾朗森也公开叫板。虽说顾家和景家一直以来是互惠互利,相互扶持,但两家一直保持着恰当的距离。顾朗森不想顾兆礼跟景家走太近,是因为怕景家侵入他们的生意,从而吞噬掉五合堂,而同样景瑞麟也不想景世琛跟顾兆礼走的太近,因为他觉得顾兆礼这人心机太重。其实两家只是一种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

  名字被顾兆志打的很惨,顾兆礼救出他后就把他送去医治,结果包扎的像个木乃伊似得,很是喜人。名字说想吃面,于是就带着顾兆礼和景世琛出来上街吃面。名字正是把他们带到了童念的面摊上,原来名字早就打探到了童念的身世和消息。而景世琛一直盯着童念在看,目不转睛的,他的异样被大哥顾兆礼发现了。伤好之后的名字又开始在街上闲逛了,名字在街上看见一个富家小姐在街上正追小偷,名字一看那小偷不正是自己的小弟三儿吗,名字上去就开始打三儿,打完之后就想带三儿走,这个小姐不让名字他们走,还要把他们送到警署,于是名字两个人就开始跑,这个富家小姐就在后面追,追不上直接脱了鞋砸,却没想到砸中了往这走的顾兆礼,这个小姐叫顾兆礼大哥,顾兆礼和名字一对视,都是满脸的疑惑,原来这个小姐是顾兆礼在外留洋的妹妹顾筱阳,于是顾兆礼立刻把妹妹送回了家。

  这个顾筱阳跟顾兆礼是亲兄妹,性格泼辣直爽,也经常不给二妈好脸色。顾朗森为了驯化女儿的脾气,专程把她送到西洋念书,结果书念一半自己便跑回来了。顾朗森很生气,可任性刁蛮的顾筱阳不仅不认错,还说要回来嫁给景世琛,她从小就喜欢景世琛,顾朗森气坏了,干脆书也不让她继续读了,直接叫人把她看在家里。

  可下人们哪能看得住顾筱阳,等大哥顾兆礼一出门,她接着就跟了上去。今天堂会上,顾朗森已经正式宣布由顾兆礼接任五合堂,于是顾兆礼就拿着酒来到名字家里跟名字和景世琛一起庆祝,结果还没等庆祝,顾筱阳就来了,吵着也要跟他们一起喝酒。酒过三巡,不胜酒力的顾筱阳就开始醉了,就开始抱着景世琛说要跟他结婚,结果把景世琛吓得直接跑了出去。景世琛是个很有志向的年轻人,他一直有着解救民间疾苦的远大志向,可惜,他现在实力还远远不够。

  童念拿着自己心爱的坠子,来到了当铺,她要用钱,所有要把坠子当掉。

义海第5集剧情介绍

  

  因为急用钱,童念拿着自己心爱的坠子来当铺当掉了,但童念坚定的告诉当铺老板,自己很快会把坠子赎回来。童念用钱是因为父亲生病了,不过童念去当坠子正好被名字看到了,于是就告诉了景世琛。很快,景世琛就来到当铺,用自己少帅的身份强行的赎回了那个坠子。

  自从顾兆礼接手赌场和夜总会后,账目上打理的是井井有条,当然得到了包括父亲在内的众多堂口大佬的赞许。顾兆礼确实是个很有头脑的人,为了帮助帮会扩大利益,在堂会上他还提出了做全民博彩,众多叔伯不是很了解,于是顾兆礼就详细的讲解给大家听,当大家都听明白后,全都拍手叫好,全都一致的对顾兆礼进行支持和赞许。于是就这样,顾兆礼的博彩堂正式成立了。

  博彩堂一经成立,立刻受到了大家的青睐,整个博彩堂每天都是门庭若市的挤满了人,当然博彩堂的收益也是与日俱增,于是顾兆礼在帮会里的地位也是越来越稳固了。不过顾兆礼的威风自然免不了被弟弟顾兆志所眼红。

  景世琛晚上又来童念的面摊吃面了,童念认出景世琛是上次帮忙从她父亲那里抢坠子的人,于是免费请他吃面。景世琛一边吃着面一边看着在一旁做面的童念,很开心。这时顾兆礼也来到了童念的面摊,但是当看到景世琛后,立马就又转身离开了。景世琛吃完面后,放下那条坠子和钱,就暗自离去了,当童念看到桌上的坠子时,很是意外。第二天,童念洗完衣服准备回家给父亲做饭,可没见到父亲,怕他又去抽大烟,于是童念赶紧去找。童念终于在博彩堂找到了父亲,原来他想要碰碰运气,童念对全民博彩也很好奇,于是就一起留下来看开奖,终于开奖了,童念的父亲前几个字都对了,就是最后一个字错了,与大奖失之交臂。这时童念的父亲动了歪心思,不顾童念的阻止在奖票上做了手脚,结果去兑奖时被发现了,五合堂的人哪肯放过他,立马把他抓了起来,这时顾兆礼来了,不仅把童念的父亲给放了,而且私下里把奖票的钱交给了童念,顾兆礼看童念过得不如意,所以想要帮助她。

  顾兆礼回到家,就被叫到了父亲顾朗森的书房,顾兆志也在里面。原来顾兆志看大哥干的眼红,于是向父亲提出了帮大哥分担,顾朗森询问顾兆礼的意思,顾兆礼二话没说答应了,顾兆礼答应把赌场交给顾兆志打理,顾兆礼表现的这种胸怀很受顾朗森欣赏。顾兆志来到赌场后,意外的发现了名字也在这里,于是就叫人把他抓到后院,强行指责他出老千,说着就要拿斧头剁掉他一只手。这时幸亏顾筱阳出现在这里,名字也终于得救了。不过名字也是被顾兆志给盯住了。

  顾筱阳救下名字之后就逼问他景世琛有没有喜欢的人,被迫之下名字说了实话。顾筱阳知道了还不够,还硬拽着名字来到了童念的面摊,顾筱阳看见童念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这时景世琛从大街上走了过来,顾筱阳和名字赶紧躲了起了。景世琛走到面摊亲切的跟童念打着招呼,童念这时掏出坠子还给景世琛,她觉得既然是景世琛赎回的,那就属于景世琛了,不过她希望景世琛能够允许她有钱后赎回来,景世琛本不想接但在童念的一再坚持下,景世琛只好先保管着。

义海第6集剧情介绍

  

  虽然童念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但是却不缺志气。她把坠子还给了景世琛,她表示要自己用钱赎回,景世琛只好先把坠子自己保管起来。而在远处偷偷看着二人的顾筱阳简直要气炸了。

  顾朗森扳掉了孔爷之后,又把主意打到了柳四爷身上,于是顾兆礼找到名字让他帮忙调查柳四爷负责的烟土生意。名字一听有些不解,因为当初三人发誓约定永远不碰烟土的,而顾兆礼则表示想把柳四爷烟土的管理权收回来,这样自己才可以真正实施自己的禁烟计划。对于顾兆礼的保证,名字很是相信,于是马上开始接手调查。

  一直不愿意当少帅的景世琛被迫跟着父亲去巡视军营。看着景家军一个个的不成气候,景世琛干脆在父亲和兵士们面前表演起了自己百步穿杨,弹无虚发的枪法,很是得到景瑞麟赞许,也让景家军的这些士兵们都对这位少帅刮目相看。景世琛之所以有这么好的枪法和身手,是因为年少时三兄弟为了强大自身,就在一起练枪,所以三兄弟现在枪法身手都很好。景瑞麟看着儿子这么优秀,于是想让他带兵上天险山剿匪,景瑞麟这么做无非是想让景世琛立下军功,好子承父业。但是景世琛觉得父亲这样做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于是马上推脱了。

  名字约顾兆礼来家里吃羊肉锅,名字给顾兆礼带来了柳四爷的消息。现在柳四爷正在私下里搜集私烟,原来柳四爷的一批烟土被天险山的土匪给抢了,柳四爷不敢上报堂里,于是就想私下补上这个漏洞。这时景世琛来了,说父亲要让自己带兵去打天险山。顾兆礼一听,这正是自己扳倒柳四爷的好机会,如果能够破掉天险山,收回那批货,那顾兆礼就有证据指认柳四爷了,于是他也劝景世琛去剿匪。景世琛听完顾兆礼的目的之后,很不高兴,他觉得顾兆礼跟父亲一样,都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置无辜的士兵的性命而不顾。顾兆礼表示自己愿意帮助景世琛去剿匪,可景世琛不听,于是两个人有些争执,景世琛一生气直接离开了。

  其实天险山确实没那么好打的,不仅因为他们地势险要,装备精良,还因为他处在景瑞麟和洪日进两个军阀之间,景瑞麟占据江东,洪日进占据封安,两个军阀实力相当,都盯着天险山这块肥肉却谁也不敢动手。可顾兆礼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于是回来跟顾朗森商量,却没想到顾朗森坚决不同意顾兆礼跟景家去剿匪,因为他不想景瑞麟插手自己的生意。

  兄弟没有隔夜仇,景世琛在名字的劝说下重新和顾兆礼和好。但顾兆礼并不愿意轻易放弃剿匪的事,他亲自找到景瑞麟商议此事,当然他用利润来诱惑景瑞麟,景瑞麟很快答应了,顾兆礼还向景瑞麟保证会把景世琛毫发无损的带回来。

  景世琛知道顾兆礼瞒着自己去找了自己的父亲,而且剿匪的事因为他而成为事实了,景世琛非常生气,他觉得顾兆礼太自私了。但顾兆礼觉得自己没有错,他觉得景世琛整天喊得救国救民还是得先拥有自己强大的实力,而且只有自己接手了五合堂,才能真正的实现禁烟。名字表示支持顾兆礼,事已至此,景世琛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只好也答应了。于是三个人开始商议起攻打天险山的计划,其实只是名字和顾兆礼在商议,景世琛一直心存顾虑,他一直在想着因为这场战争又得将有多少人牺牲。

  名字和顾兆礼的计划安排妥当,决定天一亮就出发。临走前,景世琛去到童念的面摊。景世琛怕自己这一次有所意外,于是他大胆的向童念告白了。童念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有些惊慌失措。

网络微评
? ?